首頁 > > 正文

草場改良成功讓牧民嘗到甜頭

圖為徐祿和內蒙古生態環境學院草業科學博士生導師衛智軍教授在草原改良實驗點。

徐祿的試驗成功了!他成功研制出用于草原改良的草原結板機和草原土壤激活劑,現在正在申請國家專利。

8月25日下午,當記者來到謝爾塔拉牧場圖騰實用技術研究所的試驗點時,放眼望去就看到改良后的草郁郁蔥蔥,煥發著勃勃生機,雜草很少;而一旁未經改良的草地則已經明顯枯黃,不但矮小,還伴生著柴胡等雜草。

在現場記者看到了正在打草的牧民李秀英。李大姐高興地說,今年開春研究所的技術人員找到她,要在她家的牧場上搞草場改良試驗,起初夫妻倆還有些猶豫,但是現在看到改良后的草場長勢這么好,都后悔當初沒讓技術人員多改良幾畝了。

李大姐抓起一把改良后的青草高興地說:“你看這草多好,草葉寬的就像韭菜葉,打下來的草都能把草地蓋上,前兩年干旱年年都要買草,有了這50畝改良草我就不用買草了,能省下1萬元哪!鄰居們都很羨慕我,說明年也讓研究所的人給他們家的草場也改良改良!”

來幫忙打草的牧民李貴軍連忙說:“往年這片草場每畝地最多能打120斤干草,看今年這個形勢每畝地打500來斤干草應該不成問題而且改良后草原上的老鼠也少了很多哪!徐所長可為咱們草原做了一件大好事呀!”

艱辛的成功之路

徐祿出身貧寒,從小父母雙亡,是姐姐一手把他養大,憑著自己的聰明好學,只有高中文化程度的徐祿從一位小木匠成長為80年代的10萬元戶。

1988年,徐祿把10萬元積蓄全部投到粉煤灰的廢物利用上,這時他已經成了腰纏千萬的富翁。因此徐祿也多次受到國家和自治區相關部門的表彰,同時內蒙古日報、呼倫貝爾等多家媒體也用整個版面對他進行報道。

掏光家底打工掙錢搞研究

1995年徐祿承擔了國家級星火項目——高效草業牧業技術開發,當他了解到改良草原的深遠意義時,就決定自己出錢來研究這個課題。

為了研究植被退化與周圍環境的關系,11年間他的足跡踏遍了內蒙古、河北、黑龍江等多個省市。徐祿逐漸意識到了應該在保護生態不破壞草原植被的前提下,使草原的土壤暄松起來,地力提高起來,這樣就能讓草原地面徑流減少、減慢,提高草原土壤的透氣性、持氧量和滲水、蓄水能力,從而為草原牧草生長旺盛,促進生態平衡創造基礎條件。為此他進行了無數次的試驗,也經歷了無數次失敗的打擊。

1998年嫩江、松花江流域爆發的特大洪水使徐祿在黑龍江省泰來縣的一處數據試驗田頃刻之間化為烏有,那天徐祿不吃不喝的在已經蕩然無存的試驗田邊站了整整一天一夜……。

再也拿不出來一分錢的研究經費了,怎么辦?徐祿決定去打工,用打工賺來的錢繼續進行實驗研究。

草場改良取得喜人成績

今年6月5日實驗人員選擇了一塊草場,使用由徐祿自主研發的草原結板機和草原土壤激活劑對其進行改良。一段時間以后實驗人員驚喜的發現,改良后的青草平均長高了25厘米,蓋度也增長了近一倍,枯黃期也大大的推遲了。

2008年7月25日,中國農科院呼倫貝爾草原生態國家野外觀測研究站常務副站長、草原生態博士生導師、研究員辛曉平女士攜兩名博士生弟子和謝爾塔拉牧業場長吳宏軍到改良試驗區指導工作,對改良后草地土壤疏松程度、牧草長勢和成果的前景給予了肯定并建議盡快申請國家專利。

2008年8月15日,內蒙古生態環境學院草業科學博士生導師衛智軍教授親臨草原示范區,衛教授高興地說:“如果不是我親臨現場很難相信這是真的!此項草原改良技術是我見到的成果中最好的,應該具備國內或國際先進水平,這項技術一旦被大面積推廣,所產生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環保效益是巨大的。”

徐祿所長介紹說,這項草原改良技術易于掌握,使用的激活劑環保無害,改良費用也很低廉,每年每畝僅在20-30元之間,最重要的是每次改良效率可持續使用5年以上。

徐祿深情地說:“很多人對我的這項研究都給予了很大的幫助,我非常感謝市委曹征海書記、孫震副書記對我的支持,同時也十分感謝謝爾塔拉農場牧業場長吳宏軍、原陳旗旗長牧仁以及所有朋友們給予我的幫助。”

現在在徐祿的心中有著一個更宏大的夢想,他想廣泛的推廣這項草原改良的技術,爭取讓中國60億畝草原都披上綠衣,使日益惡化的生態有所改善!

[責任編輯:梁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