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閱讀 > 正文

書房自由”雖遠“讀書自由”很近

針未尖

世界讀書日來臨之際,當當與易觀聯合發布《2021中國書房與閱讀現狀洞察》報告。報告數據顯示,中國72.8%的家庭沒有書房,人均書房面積僅0.65㎡。從城市規模來看,城市越大,書房面積越小。一線城市近九成家庭沒有書房,人均書房面積僅0.26㎡;調研用戶中五線城市書房擁有率是一線城市的三倍多。上海、北京、深圳、廣州、南京是全國人均書房面積排名墊底的五大城市。

擁有一間雅致的書房,供自己看書、寫字、做文章,讓心靈回歸自由,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人生樂事。然而,中國72.8%的家庭沒有書房,一線城市近九成家庭沒有書房,城市越大,書房面積越小,這些調查結論讓人有些意外,原來絕大多數家庭還沒有實現“書房自由”。

不過,也有網友表示,城市越大,書房面積越小,這一點并不奇怪。房價那么貴,少一個書房,就少一筆經濟負擔。的確,上述報告調研了各地書房的花費成本,在具體城市方面,深圳、上海、北京的書房成本位列前三位,分別高達近110萬元、78萬元、75萬元。北、上、深如此高的書房花費成本,放在四五線城市,就可以購買一套商品房了,難怪四五線城市的人均書房面積可以接近10㎡。

我們從“城市越大,書房面積越小”反思到的,不該只有房價高企,書房的詩意難以抵達現實;更應該反思,城市越大,閱讀人群是否越少,大城市絕大多數人離“書房自由”很遠,但離“讀書自由”很近。城市越大,實體書店和公共圖書館也就越多,圖書資源和閱讀活動也就越豐富。上述報告也顯示,各城市年均購書花費從500元到800元不等,大部分年輕人都能輕松實現“讀書自由”。

所以,我們應該常常捫心自問:我們讀書了嗎?我們熱愛讀書嗎?讀書跟有沒有書房其實沒有必然聯系。在過去很長的時間里,由于住宿條件簡陋,普遍沒有書房,許多讀書愛好者仍然讀了許多書,因為他們的求知欲旺盛。然而如今,住宿條件大為好轉,一些人反而沒有讀書的熱情,變得功利化和短視化,“書房難求”成為不愿閱讀的擋箭牌,即使有多余房間,寧做麻將房也不當書房。

事實上,對于喜愛閱讀者來說,只要心中有書,哪里都是書房。上述報告顯示,通勤、馬桶、睡前、午休、早起和就餐時正成為人們的“第二書房”,在外面,咖啡廳與書店則成為人們最心儀的外部閱讀場所。希望“書房難求”不要成為我們不愿意讀書的借口。

[責任編輯:孫麗榮]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