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悅讀 > 正文

敦煌以西

從敦煌朝西邊望去,大漠沉寂無聲,只有旖旎的古道在歲月里生長。

風,呼呼地吹著,一座座殘缺的烽燧嗚咽如羌笛,似乎在說:去吧,向西去吧,沙漠深處比沙漠更遼闊。萬里絲路,一路向西。千里河西,一路壯觀。

敦煌,就是河西走廊上一枚鮮活的印章,詩人總是在修辭憑吊、筆墨吟唱,卻忘了再往西走一走——那里是大漠,那是曾盛放過海洋的懷抱,那是被流沙與時光淹沒的城池,那是最遠又最近的記憶。

這里已沒有了驛卒、馬蹄、吶喊,沒有了狼煙、羯鼓、旌旗,也沒有了駱駝群和穿梭往來的商賈,只有零星到可以忽略不計的一兩株小草站在荒蕪的大漠里。

我一路向西而去,決絕得像一名勇士。一路上是黑礫石,是風塵堆壘起來的孤寂。身在此處,唯一能去的亦是唯一想去的地方是烽火臺。只是,當我站到烽火臺上,眼前的茫茫大漠如同汪洋大海,腳下的烽火臺是一艘船,??萘?,船擱淺了,我攢著勁兒把小橋流水的江南推開,自愿困在這已不能策馬揚鞭的不毛之地,獨自守護著這一處的大漠孤煙。

落日仿佛一把火,點燃了這里的歷史。每一顆沙石都是這里的一盞燈,暮色下的我,拉出長長的影子,那是我背依著一座孤零零的烽火臺的影子,粗糙中盛開著生命的博大。我在想:大漠的那邊是什么?

迎著風沙,我一路顛簸。我看到了,大漠的那邊,是另一個大漠。數不清的沙丘綿延相接,連向天際。想象中,大漠是屬于詩人的,他們在一個細雨如煙的早晨,折一段柳枝,與友人揮了揮手,來大漠看斜陽,來聽琵琶胡茄的清響;大漠是屬于俠客的,有少年的弓羽,有將軍的長劍,噠噠的馬蹄聲漸低,飛揚起來的是叮叮咚咚的駝鈴聲。

此刻,大漠是屬于我的。我站在這里,看著那條依稀可辨的絲綢古道蜿蜒西去,撿拾歲月散落的殘片碎瓦。人生茫茫,日月往來。當我踩著古銅色的秦磚漢瓦,望著漫天黃沙里一棟棟的殘垣斷壁,終于聽清了來自遠古的呢喃。站在歲月的岸邊,我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置身大漠,我緩緩伸出手,與過往輕握。陽關三疊,一疊天,一疊地,還有一疊大概就是我手中的風吧。風啊,從我的指縫間繾綣而過,靜默地梳理著這片戈壁的脊梁,清晰的脈理在風中低吟著塵封在沙漠下的往事。

敦煌以西,夕陽、古道,有風吹過?。戜h)

[責任編輯:孫麗榮]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