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悅讀 > 正文

綠意棲居梧風洞

大茅山風光。趙曉龍攝

不管哪個季節,去江西德興梧風洞都是相宜的,春天如火如荼的映山紅,秋季熾燦繽紛的紅葉,隆冬雪白的山尖,都是梧風洞對美的詮釋。

大茅山脈綿延逶迤,豐富了梧風洞的內涵,也蘊蓄了梧風洞的氣象。嘉木競秀、繁蔭密簇的梧風洞,有翠意跌宕、綠色扶搖的款款雅姿。山風一陣陣倒灌進山中,推搡著繁蔭向山巔層層堆疊、卷積、翻滾,宛如深山藏著大海,波濤追趕著波濤起伏跌宕,無止無休涌向遠方,涌向高處。黑鹿、山羊、短尾猴……這些神秘的身影,突然出現又迅速逃矢,除了豐富人們的驚喜和想象,也進一步詮釋了山中流動的韻致。

一條溪水活潑明燦,發端于大茅山主峰筆架山,在“兩坡夾一川”的梧風洞沿體取勢,一會兒在左,一會兒在右,一會兒在上,一會兒在下,若一根琴弦纏繞,織縫著山中綠意,也織連著山與遠境。那是馬溪,澄澈如鏡、翠綠如翡,宛如紋理豐富的結晶體。隱匿林中的馬溪,時而飛花濺玉,時而款緩低徊,一路婉轉20余公里,串聯起筆架山、仙姑潭等風致,止于雙溪水庫,除了將一山青翠日夜淘洗、把山中氣息帶去遠方,更滋養了一城百姓的日常漿飲。

沿馬溪攀溯古圳頭,零星的光斑透過濃厚的葉隙在跳濺。山風在深谷形成回環反復的共鳴,宛似大地深沉的顫音,此興彼落的蟬聲急促鼓噪,被浩蕩的山風拿捏得忽東忽西;各色鳥聲在頭頂、在四野群簇喧嘩,像一場密集的雨即性灑落又停歇;山巖上密密匝匝的樹木披風而起,宛如行排隊列的唱詩班在深情吟詠,每一句都飽含深意。聽懂了這些純澈流聲,便懂得了山中的心跡。

在梧風洞,除了草木、巖石、禽鳥、走獸、游云、流風和星辰,也生長著農民英雄和黃巢起義的故事,生長著黃歇隱居筑田的傳說,生長著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的戰斗歷史……這些根深蒂固的葳蕤生長,并未在煙云流迭中淡去,而是被梧風洞人動容講述,仿佛,你即興在某處流連,就會深陷并長久“迷失”在那里。

在仙姑潭邊坐下來,將雙手按抵在涼潤的石面上,赤足伸入水中踢蕩,聽既喧且嘩的瀑聲轟濺、滌蕩繁蕪,卻讓內心漸漸清寧。山中的畫面在潭水邊重建,烈日已翻過山脊,卻將熾亮的陽光慨慷剪切下來,黏貼在向陽的山尖上。更深的山谷里,樹木密挨著樹木,枝葉摩挲著枝葉,林蔭堆疊著林蔭,像一團蒼綠濃涂重抹。

藍天和白云倒映在潭中涌漾,葳蕤的草蔓在澗邊舒展,零星的落葉在水中舞蹈……所有的身影都在流水中細細梳洗一遍??吹镁昧?,我會溶解在這幅畫境里,仿佛我就是山谷中的一縷風、一滴水、一棵樹、一塊石,或者是一尾仙姑潭的游魚,整日追光逐影、嬉云戲月,天冷了就沉入潭中,天熱了就浮出潭面,潮落時奔赴遠方,潮漲時返回故鄉。

梧風洞的夜色會更早一些到來。山中的月亮更低矮更渾圓,能輕易看到環形山的細密紋理。月光像一場無邊的大雪,灑落在山尖,灑落在林濤,灑落在溪谷,把梧風洞深情照耀,也把古圳頭徐徐照亮。山巒有了神秘的色彩,黑魆魆的,但輪廓分明,風清一樣的月白,和水漬一樣的陰影,簡筆勾勒出筆架山靜穆的輪廓。月跡朗朗,無邊鋪展的深山谷,漸漸隱沒的砂石路,月色一層層鋪上來,鋪滿了再寂靜涌蕩,最后匯流到一截曲仄奔流的馬溪。于是溪水有了純銀的質地,月光有了流動的韻律。山中青蛙的鼓噪、昆蟲的嘶叫、夜鳥的啼鳴……有了被溪水洗滌的純澈和月光照拂的清亮,將梧風洞的夜聲縱情演繹、婉轉呈現。

而我們,作為幸運的綠意棲居者,亦皆是虔誠的追慕者和投入的傾聽者。(程楊松)

[責任編輯:孫麗榮]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