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正文

云計算大數據時代個人隱私保護刻不容緩

 

隨著云計算大數據時代的到來,互聯網將時時刻刻釋放出海量數據,隨著產生、存儲、分析的數據量越來越大,無論是圍繞企業銷售,還是個人的消費習慣,身份特征等,都變成了以各種形式存儲的數據。大量數據背后隱藏著大量的經濟與政治利益,尤其是通過數據整合、分析與挖掘,其所表現出的數據整合與控制力量已經遠超以往。大數據如同一把雙刃劍,社會因大數據使用而獲益匪淺,但個人隱私也無處遁形。近年來侵犯個人隱私案件時有發生,如谷歌泄露個人隱私事件、盛大云數據丟失事件、2011年韓國三大門戶網站之一Nate和社交網絡“賽我網”遭到黑客攻擊,致使3500萬用戶信息泄露等事件,這些嚴重侵犯了用戶的合法權益。目前各個國家都開始重視保護個人隱私,如2010年,德國柏林就舉行過數千人參加的爭取數據隱私的游行、2012年,奧巴馬政府公布了隱私人權法案,號召公司在使用私人信息時將更多的控制權交給用戶、歐盟也提出了一項關于“被遺忘的權力”的法案,消費者有權要求公司清除他們的個人數據。這表明伴隨技術創新而產生的云計算和大數據時代也催生了社會各方面對個人隱私保護的強烈需求,這同樣構成了社會進步的組成部分。

云計算大數據時代侵犯個人隱私有以下表現:在數據存儲的過程中對個人隱私權造成的侵犯。云服務中用戶無法知道數據確切的存放位置,用戶對其個人數據的采集、存儲、使用、分享無法有效控制;這可能因不同國家的法律規定而造成法律沖突問題,也可能產生數據混同和數據丟失。在數據傳輸的過程中對個人隱私權造成的侵犯。云環境下數據傳輸將更為開放和多元化,傳統物理區域隔離的方法無法有效保證遠距離傳輸的安全性,電磁泄漏和竊聽將成為更加突出的安全威脅。在數據處理的過程中對個人隱私權造成的侵犯。云服務商可能部署大量的虛擬技術,基礎設施的脆弱性和加密措施的失效可能產生新的安全風險。大規模的數據處理需要完備的訪問控制和身份認證管理,以避免未經授權的數據訪問,但云服務資源動態共享的模式無疑增加了這種管理的難度,賬戶劫持、攻擊、身份偽裝、認證失效、密鑰丟失等都可能威脅用戶數據安全。在數據銷毀的過程中對個人隱私權造成的侵犯。單純的刪除操作不能徹底銷毀數據,云服務商可能對數據進行備份,同樣可能導致銷毀不徹底,而且公權力也會對個人隱私和個人信息的進行侵犯,為滿足協助執法的要求,各國法律通常會規定服務商的數據存留期限,并強制要求服務商提供明文的可用數據,但在實踐中很少受到收集限制原則的約束,公權力與隱私保護的沖突也是用戶選擇云服務需要考慮的風險點。因此,在云計算大數據時代,要切實加強個人隱私保護。

一是將個人信息保護納入國家戰略資源的保護和規劃范疇。云計算大數據時代個人隱私構成現代商業服務業和網絡社會運行管理的基礎,因此對任何國家而言,個人信息都是其發展的戰略資源。而目前在我國,從網絡的系統、設備、硬件、到操作系統、應用軟件、智能終端乃至芯片等核心技術仍處于巨大的安全風險之中,這不僅對國家安全產生威脅,而且對接近一般國民數量的廣大網民的個人隱私產生嚴重威脅,需要從國家層面建立個人信息保護的戰略和規劃。

 

隨著云計算大數據時代的到來,互聯網將時時刻刻釋放出海量數據,隨著產生、存儲、分析的數據量越來越大,無論是圍繞企業銷售,還是個人的消費習慣,身份特征等,都變成了以各種形式存儲的數據。大量數據背后隱藏著大量的經濟與政治利益,尤其是通過數據整合、分析與挖掘,其所表現出的數據整合與控制力量已經遠超以往。大數據如同一把雙刃劍,社會因大數據使用而獲益匪淺,但個人隱私也無處遁形。近年來侵犯個人隱私案件時有發生,如谷歌泄露個人隱私事件、盛大云數據丟失事件、2011年韓國三大門戶網站之一Nate和社交網絡“賽我網”遭到黑客攻擊,致使3500萬用戶信息泄露等事件,這些嚴重侵犯了用戶的合法權益。目前各個國家都開始重視保護個人隱私,如2010年,德國柏林就舉行過數千人參加的爭取數據隱私的游行、2012年,奧巴馬政府公布了隱私人權法案,號召公司在使用私人信息時將更多的控制權交給用戶、歐盟也提出了一項關于“被遺忘的權力”的法案,消費者有權要求公司清除他們的個人數據。這表明伴隨技術創新而產生的云計算和大數據時代也催生了社會各方面對個人隱私保護的強烈需求,這同樣構成了社會進步的組成部分。

云計算大數據時代侵犯個人隱私有以下表現:在數據存儲的過程中對個人隱私權造成的侵犯。云服務中用戶無法知道數據確切的存放位置,用戶對其個人數據的采集、存儲、使用、分享無法有效控制;這可能因不同國家的法律規定而造成法律沖突問題,也可能產生數據混同和數據丟失。在數據傳輸的過程中對個人隱私權造成的侵犯。云環境下數據傳輸將更為開放和多元化,傳統物理區域隔離的方法無法有效保證遠距離傳輸的安全性,電磁泄漏和竊聽將成為更加突出的安全威脅。在數據處理的過程中對個人隱私權造成的侵犯。云服務商可能部署大量的虛擬技術,基礎設施的脆弱性和加密措施的失效可能產生新的安全風險。大規模的數據處理需要完備的訪問控制和身份認證管理,以避免未經授權的數據訪問,但云服務資源動態共享的模式無疑增加了這種管理的難度,賬戶劫持、攻擊、身份偽裝、認證失效、密鑰丟失等都可能威脅用戶數據安全。在數據銷毀的過程中對個人隱私權造成的侵犯。單純的刪除操作不能徹底銷毀數據,云服務商可能對數據進行備份,同樣可能導致銷毀不徹底,而且公權力也會對個人隱私和個人信息的進行侵犯,為滿足協助執法的要求,各國法律通常會規定服務商的數據存留期限,并強制要求服務商提供明文的可用數據,但在實踐中很少受到收集限制原則的約束,公權力與隱私保護的沖突也是用戶選擇云服務需要考慮的風險點。因此,在云計算大數據時代,要切實加強個人隱私保護。

一是將個人信息保護納入國家戰略資源的保護和規劃范疇。云計算大數據時代個人隱私構成現代商業服務業和網絡社會運行管理的基礎,因此對任何國家而言,個人信息都是其發展的戰略資源。而目前在我國,從網絡的系統、設備、硬件、到操作系統、應用軟件、智能終端乃至芯片等核心技術仍處于巨大的安全風險之中,這不僅對國家安全產生威脅,而且對接近一般國民數量的廣大網民的個人隱私產生嚴重威脅,需要從國家層面建立個人信息保護的戰略和規劃。

[責任編輯:凡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