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正文

遼寧11名驢友夜晚被困山中:吃雪止渴抱團取暖

 

百余名驢友結伴攀登醫巫閭山(又稱閭山),天色變黑時卻只有90余人下山,剩下6男5女迷失方向被困山中。

經過近7個小時的全力搜救,警方終于在次日凌晨2時找到了被困的11名驢友。被發現時,這些人手中唯一的照明設備是一只小手電,由于用完了飲用水,他們靠著吃雪止渴才挺了下來。

19:08

11名驢友被困醫巫閭山

“求救!求救!我們有11個人被困在山里,生死不明!”3月1日晚7時許,錦州公安局古塔分局北街派出所民警接到求救電話。

電話里一男子稱,自己所在的百余人規模的本地驢友團隊通過QQ群組織了翻越醫巫閭山的登山遠足活動,可行動中卻有6男5女共11人掉隊困在山中。被困人員的手機仍保持著暢通。被困驢友表示:“我們現在也不知道具體是在什么地方,周圍都是懸崖和積雪,已經有隊員摔傷,下山非常困難。”

22:45

警方摸黑上山搜救驢友

北街派出所民警介紹,該驢友團隊原計劃于3月1日當天由義縣冷家溝徒步走到北鎮龍崗子,由西向東穿越醫巫閭山。根據“大部隊”步行時間推算,被困11人大致位于北鎮龍崗子附近的深山之中。隨后,古塔警方向錦州市公安局匯報,要求義縣及北鎮警方援助,同時也與錦州登山協會取得了聯系,請求對方提供技術及裝備支援,此后攜帶救援裝備驅車趕赴義縣冷家溝。

醫巫閭山最高海拔866米、面積630平方公里,到處是崎嶇的山路。警方到達被困地點附近時已接近深夜11時。山上早已一片漆黑,而此時被困驢友已經位于山中信號不好地段,難以對自身位置進行定位。

警方只好集合附近熟悉路況的村民,組成多個5人小組入山搜救。

凌晨0:15

手電光+哨聲確定位置

山坡上凝結成冰的積雪減緩救援人員的搜救步伐。近兩個小時的艱難搜索后,一組救援人員在3月2日凌晨0時15分許聽到了“嘟——嘟——”的哨聲。

“應該是被困人員發出的聲響!”經過對聲源方位的判斷,救援人員縮小了搜索范圍,最終在一塊巨巖下面發現了微弱的光亮——被困的6男5女正擠在巖石下輪流吹哨和取暖。

“我們體力透支了,還有人摔傷!”見到救援人員,被困的驢友們仍瑟瑟發抖,未從緊張的狀態中回過神來。

凌晨2:07

被困驢友全部脫困

“這里有食物和水,你們先補充下體力。”救援人員檢查后發現,被困者中有數名女性曾因摔到腳部受傷。

很快,數個救援小組會合到一起。在對傷者進行簡單處理后,救援人員們輪流背著被困者慢慢下山。

凌晨2時10分左右,11名迷路驢友全部獲救,并被送上開往錦州市區的大巴車上。經檢查,被困人員除體力透支外均無大礙。

 

驢友吃雪止渴抱團取暖

昨日上午,北國網、遼沈晚報記者聯系上了被困驢友胡女士。

胡女士介紹,他們一行人本來是跟著隊伍行動,但中途一名登山的“新手”不慎扭到了腳,他們為了照顧傷者導致前進速度減緩,才掉隊迷了路。

胡女士介紹,發現掉隊后,6男5女還抱著僥幸心理,覺得只要“憑感覺走”就能追上大部隊,可沒想到天很快就黑了,他們只有一只小手電照明,很快就迷了路。在尋找下山道路的時候,周圍天氣越來越冷。11人越走越累,最后他們只好找到一塊巨巖抱團取暖避風,同時輪流吹哨等待救援。

“又累又渴又冷,大家都凍木了。”胡女士回憶,入夜后山里很冷,他們又喝光了水,不少人被迫曾吃雪止渴,大家很恐慌。“以后不會再這樣冒險了!”

10年內數百人登山遇難

中國登山協會登山戶外運動事故調查研究小組編制的《中國大陸登山戶外運動事故報告》不完全統計,2001年至2011年期間,中國戶外運動的遇難人數總計220人。

大連驢友天山被困直升機救援

2013年9月24日,大連7名驢友在穿越天山狼塔C線時,隊員“船長”突發胃穿孔危在旦夕。新疆軍區某陸航旅一架救援直升機緊急起飛,將“船長”緊急送往新疆軍區總醫院搶救。

驢友逃票登泰山被困獲救受罰

2013年5月20日,兩名游客根據網上泰山逃票線路,制作了逃票登山攻略,結果走入野道迷路,被困15個小時,后在景區工作人員的救援下安全下山。執法人員對兩名違規進山人員進行了批評教育,并依據《森林防火條例》相關規定,給予兩人罰款共600元。

10名驢友穿越鰲山遇暴雪3人遇難

2012年11月24日,10名驢友穿越鰲山時,突降暴雪,被困山中。在各方的努力下,最后6名被困人員安全下山,與此前下山求救的1名帶隊人員會合,另3名驢友不幸遇難。

新手驢行無人培訓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驢”坦言,他曾多次充當“驢頭”,但對“新驢”,只要不超過預定出行人數,大都來者不拒。一般都是簡單交代一下注意事項,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條件進行培訓。

中國登山協會著名山難專家、原戶外部部長李舒平表示,從他們發布的事故報告分析看,驢行事故多數發生在網上招募組團及個人獨自參加戶外活動中,由俱樂部等單位組織的戶外活動遇難人數較少。

風險自理成潛規則

“風險自理算是驢友中的一種‘潛規則’。”重慶市探險協會副會長、驢友空間創始人張建圖介紹,在組隊模式上,通過網絡自發組隊的驢友占80%左右,這種方式一般由發起人(即驢頭)在各網站發布征集帖,內容包括驢行目的、簡單的路線行程、費用、報名方式等。這種組隊一般采用AA制,召集者可能會先發布免責聲明,或與成員簽署免責協議。

松散驢行事故頻發誰該擔責

2006年7月7日,廣西南寧市當地女孩“手手”參加由網友組織的自助游時,被山洪沖走。后來,她的家屬將一干驢友告上法庭。在這起被稱作我國首例遇難驢友家屬狀告驢友案中,一審判決認為“驢頭”有過錯,應賠償16.3萬元,其余驢友連帶賠償4.8萬元。

有關律師表示,如果收費,組織收費的發起人,有QQ電話約定,將在法律上一定范圍內承擔有限責任。

救援誰埋單?

違規應自掏腰包

每次驢友涉險,都要動用大量人力、財力、物力進行救援,該由誰來埋單?

14名驢友違規穿越四姑娘山被困,四姑娘山和臥龍景區管理局先后出動上千名搜救隊員,耗資13萬余元,而9名驢友當時只被要求支付了志愿者的食宿及補貼等3600元。

中國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研究員劉思敏稱,驢友進行的活動,不是生產生活必需的活動,如果取得了相關部門的許可并按有關規定開展活動,出了問題,管理部門有義務救援;如果為了逃票、探險,故意違反某些規定,就不應由政府埋單。

在美國,通常情況下戶外救援行動與警察和消防救援一樣都是免費的。不過,美國已有8個州通過了可對求救者收費的法律。因疏忽或刻意違規而令自己身陷險境的求救者,會被勒令支付相關費用。

[責任編輯:張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