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正文

誰篡改了村民與香島公司簽訂的土地流轉合同?

連日來,本報先后以《土左旗下十里坡村的土地流轉費為啥遲遲不發?》《香島集團態度強硬拒絕接受采訪》為題,對內蒙古香島集團所屬的內蒙古香島生態農業開發有限公司以土地流轉方式租用土左旗下十里坡村2000多畝耕地后,卻遲遲不給村民支付今年的土地流轉費,香島集團態度強硬地拒絕接受采訪的情況進行了報道。在接下來的采訪中,記者又發現了村民們與香島公司所簽土地流轉合同被篡改的新情況。

據村民們介紹,2012年3月,內蒙古香島生態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與下十里坡村各戶村民分別簽訂了一份《內蒙古自治區農村土地流轉合同》,簽訂合同的甲方為各戶村民,乙方為內蒙古香島生態農業開發有限公司。依照法律規定,簽訂合同的雙方當事人應該各持一份合同。然而,下十里坡村多名村民向記者證實,當初簽完合同后村民們并沒有拿到合同,這份合同在時隔4年之久后才發放到村民手中。村民們拿到合同后一看,合同里竟然添加了很多內容,而村民們則聲稱對合同里添加內容的情況毫不知情。村民們說:“在我們最初簽訂合同時,對于流轉土地的用途原本是這樣約定:‘乙方不得改變流轉土地用途,用于非農生產,合同雙方約定用于建設蔬菜大棚。’可是,等我們4年后拿到合同時,這句話的后面竟然又加了:‘大棚上方及空閑地邊角地建設光伏設施’這么一句話。在甲方的權利與義務一項內,也增加了‘由經管站統一確認土地面積和發放流轉費’這句話。在其他約定事項中,增加了‘二輪承包期限到期后(流轉到期后)如政策不變,乙方優先按2013年土地承包合同繼續流轉土地。’這樣的內容。”記者注意到,村民們所說的這些添加內容不僅與合同原本內容的字號、字體不同,連文字的顏色也不一樣,很容易就能辨認出這是后來才加上去的。村民們說:“香島公司最初與我們簽訂合同時,只是說要建蔬菜大棚,可沒有說要建設光伏設施。如果當初就說要建光伏設施,說不定我們還不簽這個合同呢。”

對此,下十里坡村村支書王林忠和兵州亥區域服務中心負責下十里坡村的包村干部王蘇和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均表示,合同中有些內容確實是后來才添加上去的,村民們對此也確實不知情。當記者問及是誰篡改了合同時,村支書王林忠讓記者去問隸屬于內蒙古香島生態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的土左旗香島現代(光伏)農業產業園區相關負責人。記者在無法聯系到該園區負責人的情況下,于5月19日上午再次來到內蒙古香島集團采訪時,曾經態度強硬地表示拒絕接受記者采訪的兩名男子都不在。該集團一位拒絕透露姓名的女士表示她將此事匯報給相關領導之后,再給記者打電話??山刂劣浾甙l稿時,也沒有接到內蒙古香島集團打來的電話。

內蒙古澤銘和林格爾律師事務所主任包鴻志認為,根據《合同法》第三條規定,合同當事人的法律地位平等,一方不得將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另一方?!逗贤ā返诎藯l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因此,合同當事人一方未經另一方允許,擅自增加或刪減合同條款,不產生法律效力,屬無效條款。

[責任編輯:楊蘇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