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正文

留守孩子暴雨中的渴望:“老師,我們能不能去上課?”

未來網北京7月27日電(記者 賀卓輝)“老師,我們明天能不能去上課?”

7月20日晚,還沒有入睡的王雪收到了一位小學生發來的短信,接著好幾條短信涌入王雪的眼簾,都是孩子們借著家長的手機發來的短信,咨詢明天能不能去上課。

看完這些短信,王雪的心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酸楚和心疼。

從7月19日開始,河北省大部分地區持續出現大暴雨,華北電力大學環境學院王雪短暫支教所在的順平縣田家臺村也不例外。出于安全考慮,王雪和七彩假期的其他團隊成員決定第二天休課一天。

面對學生們“祈求”的短信,王雪還是認為安全第一,學生們暫時休課一天。

“孩子們明天不要來學校上課,安全第一。”王雪給孩子們一一短信回復。

順平縣位于河北省中部偏西,太行山東麓,屬低山丘陵區,全縣地勢由西北向東南傾斜,山區和半山區地貌占到了三分之二以上。田家臺村就屬于山區地貌,一旦出現大暴雨,山路會變得更加危險。

讓王雪驚訝的是,第二天依然有15個學生早早來到了教室,他們當中有些孩子要趕到學校,至少需要穿越兩三個村莊。

田家臺小學,孩子們冒雨來上課。受訪者供圖

  雨中堅持來上課

幾個志愿者商議之后,還是決定將孩子們送回家比較安全。

聽到這個消息,孩子們滿臉都是沮喪的表情。

“老師,我們都來了,就讓我們一起上課吧。”孩子們建議。

王雪和其他志愿者們心軟了,但是雨越下越大,志愿者們擔心學校一旦被淹,孩子們的安全會受到威脅。

痛下決定后,志愿者們將15個孩子一個個安全送回家。

在順平縣實驗中學開展七彩假期活動的趙茹萱也遇到了相同的困境。

7月19日上午,順平縣開始淅淅瀝瀝下雨,到了上午10點半,雨勢已經非常大。趙茹萱和小伙伴們商量,將住在附近的孩子一一安全送回家,住得比較遠的孩子,華北電力大學的團委工作人員用車一趟趟將孩子門送回家。

在因為暴雨停水停電的那兩天,有位小朋友在短信中不停地跟王雪確認,什么時候可以去學校上課。受訪者供圖

孩子們雖然回家了,但是課程卻沒有因此隔斷。

在QQ群里,趙茹萱和小伙伴們和孩子們一起互動,有學業上的問題,孩子們就貼到QQ群里,志愿者們逐一做解答。

志愿者們的到來,讓孩子們從未如此喜歡上學。

“要是天不下雨該多好啊,我想跟哥哥姐姐們多玩兒一會兒!”

“我想去學校!”

……

來自華北電力大學電力系的范振宇清楚地記得,志愿服務的第五天,天氣開始變壞,到了中午,他所服務的順平縣大悲中學開始了持續的暴雨。

“當時有50個孩子在上課,14個志愿者將孩子們一個一個送回家。”范振宇回憶說,雨最急的時候,已經到了志愿者的小腿部位。

雨水已經淹沒志愿者的雙腳。受訪者供圖

范振宇介紹說,一天半過去后,當地的天氣轉為陣雨,孩子們非常開心。

“其中有一個孩子,在得知學校復課之后,早上六點多就來到學校。”

范振宇回憶,復課的那一天是孩子們來得最早的一天。

  孩子們的人生第一課

“你們喜不喜歡唱歌?”

“喜歡!”

“你們之前上過音樂課嗎?”

“我們沒有音樂課。”

王雪和一起參加七彩假期活動的伙伴們從來沒有想到,他們在當地小學給孩子們上的所有課程,竟然是孩子們生命中的第一次課。

2016年7月15日晚,王雪和七彩假期志愿者一行15人來到位于河北省順平縣田家臺村的田家臺小學,開始了一次令人震撼的心靈之旅。

野外拓展訓練活動。受訪者供圖

從今年暑期開始,共青團中央、教育部、民政部聯合部署開展實施“七彩假期”青年志愿者關愛農村留守兒童志愿服務項目,全國各地的青年志愿者響應號召,走進留守兒童比較多的小學、中學開展暑期七彩假期關愛活動。

截止到目前,“七彩假期”留守兒童關愛活動已經在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開展實施,共設置“七彩小屋”2324個,38000多個志愿者走進留守兒童較為集中的學校和地區,目前服務于留守兒童的人員多達247000。不僅如此,七彩假期關愛活動還得到專業團隊的支持。

音樂、素質拓展、化學實驗、繪畫、航模和智能車模展示……對于田家臺小學的近50名來自二年級到五年級的學生來說,每一項課程對他們來說都是人生的第一課。

在航模課上,志愿者向孩子們展示了航模團隊拍攝的華北電力大學的航拍視頻。

期間,有學生問:老師,那是一個公園嗎?

另一個學生糾正說,那一定是一座城市。

看到孩子們興奮和求知的眼神,志愿者們不忍心破壞他們的想象力,告訴他們其實只是大學校園而已。

參加這次七彩假期活動的孩子一共有50位,其中有近30位是留守兒童。

王雪介紹說,讓她感觸最深的是,在我們看來司空見慣的東西,對孩子們來說就是莫大的驚喜。

有一次,王雪團隊組織孩子們上化學實驗課。期間,王雪將一個實驗杯裝滿水、上面放了一個玻璃蓋子,然后將杯子倒置,在大氣向上的壓力下,玻璃蓋子不會掉下來。

孩子們第一次接觸到這次實驗,所以都驚呆了。

王雪發現,小伙伴們對團隊的任何課程都感到新鮮,是因為當地教育資源的匱乏。這次志愿活動所在的田家臺小學沒有音樂老師、體育老師、美術老師,甚至連前兩年的一塊被當作操場用的空地,因為教室緊張而改建為教學樓,以至于學生們連開展活動的地方都沒有了。

“他們很聰明,只是沒有人來引導”

“老師跳的好美,我想變得和老師一樣。”這是一個小女孩對短暫支教的健美操老師說的話。

音樂、舞蹈、野外拓展訓練、化學實驗……對這些孩子來說,生命中無數個第一課點燃了內心的小小夢想。

田家臺小學的孩子們第一次上舞蹈課。受訪者供圖

王雪回憶,在志愿活動過程中,有一個叫做田傲農的小男孩,對繪畫特別感興趣。下午的課程結束后,他總是會在晚上準時來到志愿者住的宿舍,讓學習美術的大哥哥教他畫畫。

“我對這個孩子印象比較深刻,因為他對任何事情都充滿好奇,他經常問志愿者,城里是什么樣子?平時是如何生活的?”王雪說,這里的每一個孩子都充滿了求知欲望,他們很聰明,一點就通,只是沒有人來引導他們。

遺憾的是,他們并沒有更多的平臺來接觸這些新鮮的事物。據王雪了解,田家臺小學并沒有互聯網與外界連通,而孩子們家里能聯網的,也只有寥寥數家而已。

[責任編輯:梁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