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聚焦 > 正文

在湖北消殺的日子:從雷神山到方艙,從武漢到黃岡……

天津志愿者嶺俊救援隊,1月27日從天津出發奔赴湖北一線,連續一個多月時間,轉戰湖北多個城市進行防疫消殺、物資分發、技術培訓等工作。

各醫療隊駐地、雷神山工地、政府機構、居民小區、方艙醫院……6名隊員一起經歷著湖北的每一個日日夜夜。

雷神山 我們來了

2月4日晚,湖北孝感,嶺俊救援隊隊長、48歲的天津漢子李俊嶺接到了一個緊急求助電話,“我是中建三局雷神山建設指揮部,這里需要進行消殺,請你們馬上過來!”

當時,隊伍正在孝感進行消殺作業,接到電話,救援隊決定馬上開拔前往武漢。

彼時的雷神山,正是醫院建設的最關鍵時刻,全中國幾千萬人盯著手機,實時觀看工程進展。幾千名來自全國各地的建設者們日以繼夜搶建醫院,這也就造成了人員的聚集情況,同時,醫院建好交付使用之前,也需要進行嚴格的消毒,工作壓力可想而知。

來到現場,看著繁忙緊張的建設場面,救援隊員們都覺得壓力山大?!拔镔Y已經到位,現場都是建筑行業的人員,操作各種機械設備駕輕就熟,但是對于消毒設施的使用卻是陌生的,我們不僅要提供消殺,更要把人教會!”

建設工地消殺!辦公場所消殺!食堂消殺!工人宿舍消殺!施工出入口消殺!往來車輛消殺!……在雷神山工地現場,為保障醫院建設和建筑工人人身安全,需要對每一個人流密集區域都進行全面消殺。

建筑工地現場情況復雜,李俊嶺和隊員們采用了立體化消殺模式。地面上,就地取材,用磚頭和塑料布圍成小池子,里面放上消毒劑,人員走過之后就完成了腳底消毒;中間,接通水管進行手部消毒;空中,用彌霧機向天空噴霧進行空間消毒。

消殺之外,李俊嶺明白對建設方人員開展防疫消殺培訓可能更加重要。

“防疫消殺時,看著工人們一臉茫然,他們不知道什么是消殺防控,不了解疫情有多兇險,可能意外隨時和他們擦肩。我們能做的是教他們消殺藥液的配比和設備使用,讓他們當場實踐,每一個步驟都記下了,會使用了,我們才心安?!?/p>

救援隊在雷神山作業面積達4萬平方米,同時向雷神山醫院指揮部移交50臺彌霧機,5噸氯片。

現在,雷神山醫院投入使用多時,一批批的病人進入后康復離開,沒多少人會知道,曾經有一支來自天津的隊伍,在這里進行過最初的消殺工作。

黃岡、孝感 、宜昌、荊州、武漢 轉戰湖北

“我們要交給武漢人民一個潔凈的體育館”。3月1日,救援隊接手對洪山體育館武昌方艙醫院進行消殺?!敖拥角笤疀]想太多就來了,到了地方說是要去今早清艙的地下方艙消殺,說實在的有些猶豫,但又不能退縮?!?/p>

洪山體育館武昌方艙醫院,隨著出院人數逐漸增多,地下方艙內的病人陸續搬到樓上,地下區域騰空之后,消殺工作要隨時跟進。

方艙門外,嶺俊救援隊中三名黨員主動請纓:“要進紅區我們先上”,但另外三名隊友沒有同意:“我們是一個團隊,一個整體,我們一起上!”隊員一起進入已經清空的醫院,進行消殺作業。

這一天,也是嶺俊救援隊從天津出發的第35天,離開家的時候,李俊嶺和隊員們沒有想到這一次會這么久。1月27日,天津薊州,李俊嶺接到了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的招募通知,需要隊員們奔赴湖北疫情一線。

當時正是大年初三,沒有任何猶豫,嶺俊公益救援中心的防疫消殺志愿者們駕車踏上奔赴湖北的征程。

當時,疫情正在蔓延,各地紛紛發布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對于具體疫情情況,李俊嶺和隊員們沒有太多的直觀印象,只是通過手機關注著疫情的變化,高速公路上稀疏的車輛提醒著大家問題的嚴重性,隊伍離湖北越近感覺氛圍愈加緊張。

嶺俊救援隊是非營利純公益志愿者團隊,專注于消防救援、國內自然災害救援、水域救援、山地救援,及社區、學校防災減災培訓等。對于經歷過無數救援行動的嶺俊救援隊來說,災難發生在哪里,身影就出現在哪里。

按照紅基會的指令,救援隊在1月29日第一站直接殺到了湖北黃岡,在這個疫情最嚴重的城市之一,救援隊除了消殺本身,還有200噸的消殺物資和幾百臺彌霧機等著志愿者們去發放和教授如何使用。

在黃岡,嶺俊隊員們每天搬運30多噸的防疫消殺物資,背負幾十斤重的防疫消殺藥水行走在各個社區開展防疫消殺工作,長時間作業,沉重的藥水箱勒腫了他們的雙肩。

“2-3天時間,我們幾乎走遍了黃岡的所有區縣?!泵刻礻爢T們都像騰云駕霧一般噴灑消殺藥劑。

在黃岡期間,救援隊在黃岡市英山、羅田、武穴、黃梅、蘄春5個市縣開展防疫消殺培訓,培訓消殺人員70余名。截至2月15日,救援隊向黃岡市紅十字會移交消毒劑30噸、84消毒液124噸、消毒粉30噸、彌霧機300臺、消毒洗手液8928瓶。

這些曾經見過各種災難場面的漢子們,面對疫情也不由得緊張起來?!澳悴恢滥愕臄橙耸钦l,在哪里,只能時時刻提醒自己要加倍小心?!弊鳛殛犻L,李俊嶺還要想著隊員的安全問題,“大家怎么來的就要怎么回到天津,絕不能有一個人感染?!?/p>

消殺工作緊張且忙碌,嶺俊隊員的腳步先后到達過黃岡、孝感 、宜昌、荊州、武漢,幾乎都是疫情最為嚴重的城市。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統計顯示,半個月時間,嶺俊公益救援中心和其他救援隊伍在湖北6個城市,防疫消殺面積覆蓋超過244萬平方米,日均將200噸防疫消殺物資送抵湖北。

都是普通人 疫情不退 我們不回

救援隊轉戰武漢之后,把駐地安在了武昌火車站附近,每天運送物資、病毒消殺、聯系救助等工作將時間塞得滿滿。

在武漢期間,因為條件限制,隊員們需要自己買菜做飯,2月28日晚10點,正在做飯還沒吃到嘴的時候,一個求助電話打來:一輛物資車行駛中出現故障,車上裝載著送往武漢市第九人民醫院的10箱500套防護服需要支援。沒什么可說的,出發吧!掛斷電話,李俊嶺和隊員奔向夜幕之中。

從1月27日從天津出發算起到3月2日,已經超過了一個月時間,嶺俊救援隊的成員們,幾乎沒有睡過一宿安穩覺。疲倦、想家、加上病毒可能帶來的危險,幾乎每一人都處在崩潰的邊緣。

就在二月末的一天,李俊嶺和隊員“吵”了起來?!澳銈冇X得領隊好當是吧,那明天輪流當!”“當就當,我做領隊那咱明天就回家!”“行,你是領隊聽你的,明天你就去申請回家!”“回就回!”

吵完之后,李俊嶺偷偷的樂了,隊員也樂了——這個時候是沒人真想打退堂鼓的,但壓力需要釋放?!白尨蠹野研睦韷毫Πl泄出來就好了”。

作為民間救援隊伍,嶺俊的成員都是普通人。

李俊嶺本人,早年經營服裝廠,曾是當地遠近聞名的富人,但幾年前一場大火幾乎將工廠燒光,努力重建之后規模比原來小得多。

隊員韓寶柱,薊州區穿芳峪鎮英歌寨村黨員,從事養雞行業。媳婦一個人在家,疫情期間交通出問題,飼料難以采購,雞蛋賣不出去,是當地的志愿者了解情況后,幫著將雞蛋賣出去。

隊員孫紅彬,在薊州做牛羊肉生意,小店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能營業。

隊員岳中華,家在河北遵化,平時以水暖安裝和種地為生,年前已經備下10噸化肥用于種地,但現在人在武漢,歸期難定,即使回去也要隔離。臨出發前的晚上岳中華和家人聊至深夜,84歲的老父親雖然擔心,但仍支持他到湖北去,“總要有人去的,你有能力去是光榮的事兒?!?/p>

但岳中華沒料到實際情況比預想的嚴重得多?!坝幸惶煳一貋碇笠凰逈]睡,抽了15根煙,想家,也想我的小日子。但是做志愿者這幾年,感悟最多的就是舍予之間的東西,有句老話說的好,‘福雖未至,禍已遠離’?!钡诙?,岳中華照常起來去分發物資、進行消殺培訓工作。

隊員趙烽源,共產黨員,在天津北辰建筑工地承包了一些活計,現在工地開工,自己卻不知道哪天可以回去,只能將業務交給朋友去打理。

隊員王鴻運,薊州人,在武漢工作, 2月5日加入后,一直跟隨著隊伍奔波在武漢的各個場地……

湖北的一個月,隊員們也無數次被感動到:行駛途中車輛發生故障,賣配件師傅死活都不肯收費,只是要了一枚救援隊徽章;天津醫療隊駐地,下班護士的一句,我見過你們,吃飯了沒有;武漢當地聾啞人群體,收到救援隊運送的物資后,用文字發來的感謝……

在湖北期間,隊員們每天6點起床,7點出發,天黑結束一天救援工作。35天時間,救援隊員們見證了疫情從失控到逐漸向好的變化,也見到過湖北的每一個夜晚,每一個白天。(海河傳媒中心記者 彭俊勇)

[責任編輯:孟捷]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