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新聞 > 正文

莫讓網絡直播成為低俗文化溫床

前段時間,在網絡平臺坐擁幾百萬粉絲的某網紅被封禁,相關話題一度沖上熱搜。此前,她的賬號曾因低俗遭網友多次舉報??催^她直播的人都會疑惑,為何一個沒有真才實學,在直播時不修邊幅、“出口成臟”,頻頻做出不雅舉動的人會有如此多的擁躉?類似靠“賣丑”來收割流量的網絡直播,未來到底該何去何從?

網絡直播是互聯網發展帶來的新事物,它的火熱并非偶然。網絡直播符合互聯網傳播的發展規律:不受地域限制的網絡直播實現了跨地域的交流;直觀便捷的參與方式讓網絡直播有大批受眾;低門檻、高互動性、開放式、實時性等特點讓參與者黏度更高。在網絡直播過程中,參與者通過點贊、彈幕、打賞等方式,漸漸培養起歸屬感和價值認同感,文化和價值觀的傳播就在這個過程中潛移默化地完成了。

近些年,隨著互聯網短視頻平臺的崛起,網絡直播進入“3.0時代”,在平臺的助推和直播打賞、流量變現等背后的經濟利益驅動下,網絡直播迎來新一輪爆發期。越來越多的主播加入進來,使得網絡直播這個群體變得日益龐大。據《2020年中國網絡表演(直播)行業發展報告》統計,目前直播行業的主播賬號累計超1.3億、用戶規模6.17億,甚至不少地方出現專事直播的“直播村”。直播得如此火爆加上準入門檻低這一特點,造成今天主播群體魚龍混雜、泥沙俱下。主播素質參差不齊,一些主播教育程度不高,文化素質低下,法律法規意識淡??;為了在直播中吸引更多觀眾,獲得更多打賞,達到流量變現,有些主播開始無所不用其極。

早期的網絡直播主要以才藝表演、游戲直播、生活類直播為主,講究要有一技之長。而進入現在的直播間,夸張的濾鏡、奇異的妝容、扭捏作態的表演、無聊低俗的語言,不斷沖擊著人們的審美認知,讓人懷疑進入了另一個人類空間。不少主播用突破常規的各種低俗方式博眼球、博出位,“丑、怪、假、俗”漸成趨勢。污言穢語、涉黃涉黑的各種直播不但突破道德底線,更是違法違規。而在直播間之外,對流量的追逐也產生極壞影響?!按笠赂纭奔t了,家門口常年圍著一群不事勞作、直播窺探別人隱私的主播,使其生活不勝其擾?!袄娓纭被鹆?,全國各地趕來圍觀熱鬧的網友擠爆了村莊,幾百臺手機幾乎同時直播著同樣的內容。對流量的追逐,讓很多主播放棄了價值觀的底線。有報道稱,面對這樣的直播現場,“村民都不敢讓自己的孩子去看,生怕帶偏了孩子”。

網絡直播就這樣“變了味”,點開任意一個視頻直播平臺,低俗直播已成蔓延之勢,不得不引起人們的警惕與關注。而讓人震驚的是,直播間的大批粉絲們卻正為這些低俗的直播埋單,不但打賞供養著這些主播,甚至將這些低俗主播捧為明星。當某個劣跡主播被封禁,還有大批粉絲為其鳴不平。足以可見,這種傳播低俗文化的直播,已經嚴重污染了網絡環境和網絡文化,對社會的負面影響也是深遠的。

網絡直播本身具備一定的娛樂性,這一點無可厚非,但網絡直播不能成為低俗文化的溫床,任其野蠻生長。鑒于網絡直播的龐大受眾和影響力,網絡直播本該成為弘揚主旋律、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平臺;網絡主播本應是傳播真善美和正能量的媒介,如果放任網絡直播的低俗化,勢必會讓網絡直播最終變成攜帶有害價值觀的毒瘤,繼而危害青少年的健康成長,形成不良的示范效應,干擾社會正確的審美判斷,沖擊人類價值的底線,產生極為嚴重的負面影響。

嘩眾取寵、審丑低俗終究不是網絡直播發展的未來。面對現狀,網絡直播平臺應加大對低俗主播的打擊力度,提高直播行業準入門檻,引導直播行業往更加職業化的方向發展,推動行業新一輪洗牌。把流量傾斜給優質內容,讓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優秀主播成為流量網紅。網絡要營造風清氣朗的文化生態;網絡文化要弘揚主旋律,傳播正能量,基調高雅、格調清新、追求高尚、境界高遠。我們必須警醒,反對低俗文化的任務任重而道遠。

(作者:宗波,系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責任編輯:寶華]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